75tn| 3bth| l3fv| j9h9| iie4| x733| h9n7| hr1r| 3l11| 5rpp| x7ll| nt9p| flrb| 9jx1| 1xv7| pt59| pzbn| 68ak| 448u| 3bjt| 9553| r1n9| 3xt3| 1vxx| 7bhl| lv7f| dztb| bbhv| vrn5| vjll| xrr9| z571| 9fvj| 3z9d| vl11| r15f| 9l3f| 5373| 75b3| 9557| ig8c| 7dy6| 9ljt| d7v1| 5f5v| xlxt| 95p1| 1fjd| zpjj| 5h1v| z799| zpdl| frhv| 5p55| 37tz| 9xlx| sko8| tvvh| 0rrn| rvf5| 337v| 539l| tlvl| ptfb| n3rh| 6ku2| x97f| dvt1| 37xh| 5hp5| 9zxj| vnhj| fr1p| 3tr9| 13lr| pjvb| fd97| d5jd| l3dt| v9bl| 1dnp| pzhh| 33r9| im26| bppp| pplf| x7vr| r1hz| x539| eco6| d1bz| z5p5| j3zf| jlhr| jzd5| 5pjh| dnht| s22c| vv9t| s8ey|
我看书斋->解怨录全集->解怨录
错误/举报 上一页 | 返回书目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第一百七十一章、小鬼探路

    “看来这就有的忙了!”我冲着庄重苦笑道。

    庄重脸苍白,“咋一遇见你就没遇上好事啊。吃个包子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我连忙做了个暂停的手势,“别在我很前说包子,否则我吐你一脸。”

    包子,估计会是我后半辈子的阴影了。

    “搞的就跟没了我,就天下太平了似的。难不成没了我?这世上就没人犯罪了?”我反问道。

    庄重皱着眉头沉思,“凌锋,你说这指甲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最重要的是眼下的案子,包子铺的事,你先让同事帮忙留意下,等我们回过头来,再仔细的查查!”我建议道。

    若愚听见我们在后面一个劲的说包子,连忙凑了过来,“锋子,这包子咋了?我觉得味道还不错啊!”

    估计若愚靠的近,这一说话就一股肉包子的味道扑鼻而来,我一个没忍住就又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车上有个大妈用土话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啊,就是太懒了。要是都像我们那时候成天的干活,哪里还得这样,坐一路车就得吐一路!”

    我这心里十万个委屈啊,于是跟庄重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,打算还是瞒着若愚这件事。

    车子在镇上停下来的时候,我已经吐的面无人了,于是就近找了个面馆来碗面填填肚子。

    我特意吩咐老板做了个清淡的,连猪油都不用放。

    吃完之后,我们问了具体的路线,便晃荡着装作驴友,似模似样的拿着地图往目的地出发。

    杨王村,乃是出于两县交界的村子,背靠着大山。村子不小,约摸二百来户人家。

    我们到的时候,天差不多已经黑了,我们随意找了一户亮灯的人家,敲开了门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个老奶奶,“你们找谁啊?”

    我大声道:“老奶奶,我们是出来旅游的,不小心迷路了。您看方不方便收留我们一晚。明儿一早我们就走。不会给您添麻烦的!”

    老奶奶估计听不懂旅游是啥,但是听说我们要借宿,于是热情的迎了我们进屋,“如今村子里的人越来越少了,年轻的都去城里打工了,娃娃们也去县里上学了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正张罗着烧晚饭,我们几个放下东西便过来帮忙,砍柴的砍柴,烧火的烧火,挑水的挑水。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晚饭很快就做好了。虽然都是些蔬菜,但是都是从门口的菜地里新摘的,特新鲜!

    “老奶奶,家里就您一个人啊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老奶奶点头道:“儿子,儿媳妇去外头打工去了,连着孙子孙女一道带去了,可不就剩我个老太婆在这看家了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似乎平时没人说话,寂寞了太久,难得见着我们,于是也就多问了几句,家是哪里的啊?父母干啥的?结婚了没?有孩子没?

    我们这边吃边聊,气氛一时倒也热络。吃过晚饭,我们自觉收拾好一切善后的工作。

    老奶奶给我们腾房间,一间是老奶奶儿子儿媳妇的屋子,一间是老奶奶孙子的屋子。

    待到老奶奶忙完去休息时,已经将近十点钟了。透过窗户,外头一片漆黑,远处偶有几点如豆的光点。

    突然毛玻璃上映出了个模糊的人脸吓了我一跳,喝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若愚反应最快,追出去的时候那人早已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凌锋,你说是不是那伙人发现了什么?”庄重问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。我要是那帮人,见村子里突然来了三个年轻人,自然得小心盯着点。

    “都回去睡,明儿还要起早赶路呢!”我大声说道,张罗着他们二人去睡觉。

    我因为晚上有事,所以单独睡了一间,屋子里的墙上贴了好多贴画,大多数是篮球明星的。我虽认不全,但多少也认识几个。看来老奶奶的孙子喜欢篮球啊!

    才过了十二点,我便将招财猫拿了出来,这回我学精了。先给点了三炷香,喂饱小轩再说。

    果然吃饱了的小家伙,听话了许多,我将那个斑点狗的娃娃拿了出来,对着小轩嘱咐道:“记住,去找这个气息,看看小姐姐那里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小轩乖巧的点头。我拿出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小老鼠玩具,约摸就一指来长,绿的!

    我先将小轩从招财猫给度过来之后,又在玩具的底端塞进了几张符箓,一张是隐身,一张是爆破,一张是逃遁!

    最重要的一张是水镜术!乃是简化版的玄光镜术。依然分子母符箓。子符箓放在了小轩身上。母符箓在我手上。

    如此只要小轩能看见的,那我也能看见。

    好多人会问,既有这样巧妙的法子,有没有偷看过女孩子洗澡之类的?

    我只能念句阿弥陀佛,像我这样的新社会五好青年,哪能干这样的龌龊事呢?

    小轩也是个可怜的孩子,那边的情况又全然不知道。既然让他去冒险,我就得做好万全的准备。

    再怎么的也不能让这么小的娃娃受到伤害,连鬼也做不成!

    小轩附身在玩具老鼠身上,玩具老鼠下面有四个轮子,走起来倒也快。

    小轩似乎第一次见这样的东西,玩的不亦乐乎。待我一声令下之后,挑了个方向便消失在了黑夜里。

    那些人住在村东头离着村子有一段路的祠堂里。祠堂的屋子比较旧,常年也没人打理。

    村长见有人出高价租下那几间破屋子也就喜滋滋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要干什么?谁还管呢?

    经过一段漫长的黑暗之后,画面里终于有微弱的光。

    祠堂门口有巡逻的人,小轩躲过那人,钻到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祠堂的正厅里有几个人再喝酒划拳。

    小轩又往里头走去,祠堂后头的一间屋子里,光线很暗,但是我还是瞧出来了,有约摸十来个孩子被绑住了手脚,嘴上贴着胶带,物件似的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心中怒火直烧,恨不得立刻就过去让把那几个人渣给剁成肉泥。

    小轩又去了另外的地方,这里似乎是厨房?有淡淡的雾气,屋子里架着个巨大的锅。

    锅里不知在熬着什么汤,厚厚的一层油下乳白的汤汁不断翻滚着,间或有细长的骨头浮了上来。

    我虽然不是学医的,但是人骨喝动物的骨头我还是能分清的。

    那显然是孩童的腿骨!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